徐州经战火过后“世美食甜点荒民饥”

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,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,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受骗。详情 陶谦(132年-194年),字恭祖。丹阳郡(治今安徽宣城)人。东汉末年大臣......

  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,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,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受骗。详情

  陶谦(132年-194年),字恭祖。丹阳郡(治今安徽宣城)人。东汉末年大臣,汉末群雄之一。

  陶谦最初为诸生,在州郡任职,被举茂才,历任舒、卢二县令、幽州刺史、议郎,性格刚直,有大志。后随左对抗北宫伯玉,任扬武校尉,之后又随张温韩遂边章。中平五年(188年),徐州黄巾起,陶谦被朝廷任为徐州刺史,击破徐州黄巾,并推行屯田,恢复生产。尔后听从王朗赵昱建议遣使进京朝贡,获拜安东将军、徐州牧,封溧阳侯。

  陶谦晚年因战事上为曹操所败,徐州大半几乎遭兵祸所害,以致过度忧劳而逝,终年六十三岁。

  无论如何,曹操将陶谦视为杀父仇人,迅速向陶谦发起猛攻。平心而论,陶谦的军事才能也不低,但比之曹操还是差了一大截。在曹操的猛攻下,他连吃败仗。美食甜点

  陶谦的父亲,曾经担任过馀姚县长。陶谦幼年时父亲去世,少年时以性格放浪闻名县里,十四岁时以布作为战旗,骑着竹马与乡里小孩子一起嬉戏。他的同乡、曾任苍梧太守的甘公出门时遇见陶谦,见到陶谦的外貌不凡,于是叫上车来与他交谈,感到非常高兴,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陶谦。甘公的妻子对此非常愤怒,但是甘公对其妻说:“这个孩子外貌奇特,长大后必成大器。”陶谦后来喜欢学习,先是考上诸生,在州郡为官,后被举为茂才,拜尚书郎,先后出任舒县令、卢县令。其后迁幽州刺史,被徵拜为议郎。

  中平二年(185年)三月,北宫伯玉等率领羌胡进犯三辅灵帝派遣左车骑将军皇甫嵩率军讨伐,皇甫嵩表请武将随行,召拜陶谦为一同出征,将叛军击败。七月,皇甫嵩因先前得罪中常侍赵忠张让,在他们的诽谤下被贬官削爵。

  朝廷另委派司空张温为车骑将军前往讨伐,张温请陶谦为参军,接遇甚厚,但陶谦素来轻蔑张温的作为,心怀不服。后大军回朝,陶谦在百官宴会上公然羞辱张温,张温大怒,意图将陶谦迁往边关,在别人的劝说下才将陶谦追回。张温于宫门迎接陶谦,陶谦并不领情,但张温对陶谦还是像以前一样好。

  中平五年(188年)十月,青、徐两州黄巾复起,攻打郡县。朝廷任命陶谦为徐州刺史,黄巾军。陶谦一到徐州就任用亡命东海的泰山人臧霸及其同乡孙观等为将。结果一战便大破黄巾军,剩下的黄巾军也被迫逃出徐州境内。

  初平元年(190年)正月,关东牧守拥立袁绍为盟主,矛头直指在洛阳董卓。当时天下郡县响应,大兴义兵。但陶谦并未加入关东声讨董卓的军事行动之中。

  初平二年(191年),名将朱儁屯驻在中牟县,传信给各个州郡,召请部队讨伐董卓。陶谦得知此事后,立即派来精兵三千,其他州郡只派了一些兵来,陶谦又上表奏任朱儁代理车骑将军。

  初平三年(192年)四月,王允吕布杀董卓,后李傕郭汜等反,攻陷长安,把持朝政。朱儁当时还在中牟,陶谦认为朱儁是名臣宿将,屡立战功,可以委以大任,于是联合前扬州刺史周干、琅邪国相阴德、东海国相刘馗、彭城国相汲廉、北海相国孔融、沛相袁忠、泰山太守应劭、汝南太守徐璆、前九江太守服虔、博士郑玄等人共朱儁为太师,移檄牧伯,同讨李傕等,奉迎天子(

  初平四年(193年),经与别驾赵昱的建议,陶谦派赵昱向献帝进贡以表示对汉室的支持,献帝接到陶谦的奏章后赞赏并升陶谦为徐州牧安东将军;赵昱被任命为广陵太守,王朗被任命为。

  当时,曹操之父、前任太尉曹嵩在琅邪躲避战乱,曹操命令泰山太守应劭迎接曹嵩到兖州。《三国志》记载陶谦素来怨恨曹操攻打徐州,派遣骑兵掩杀曹嵩;《后汉书》记载曹嵩携带辎重一百余车,陶谦的一个部将驻守在阴平县,其士兵贪图曹嵩的财产,于是在华县与费县的交界处发动袭击,杀死曹嵩和他的小儿子曹德

  初平四年(193年)秋,曹操以替父报仇为由,起兵讨伐陶谦,当时袁绍亦派部将朱灵督三营军相助

  其后曹操向东北攻费、华、即墨、开阳,陶谦于郯城一面遣别将救援被曹军围攻诸县,一面告急于青州刺史田楷。曹操围攻郯县,未能攻下,便转而攻取虑、睢陵、夏丘三县,所过之处全都遭到屠戮,鸡犬不留,旧城废址不再有行人。

  兴平元年(194年)四月,曹操再度率领大军南攻徐州,先拔五城,遂略地至琅邪、东海。回军经过郯城,徐州将领曹豹与刘备屯兵郯东,邀击曹操,被其击破,曹操随即西拔襄贲,所过之处多所残戮。陶谦眼见日暮途穷,打算逃回老家丹阳,正在这时,陈留太守张邈背叛曹操,与其弟原广陵太守张超迎吕布入兖州,曹操只好回师平叛。同年,陶谦病逝,享年六十三岁。

  陶谦任徐州刺史时,徐州经战火过后“世荒民饥”,陶谦表荐下邳人陈登典农校尉,在徐州境内实行屯田。陈登上任便“巡土田之宜,尽凿溉之利”,在陶谦、陈登的努力下,徐州农业生产得到恢复和发展,收获“粳稻丰积”。

  陶谦担任徐州刺史时,北面的青州、兖州黄巾此起彼伏,徐州却相对太平无事,百姓富足,谷米屯满粮仓,青州、豫州等地的流民(如郑玄、许劭等)也纷纷涌向徐州。

  当时,陶谦任命与自己同郡的下邳相笮融督管广陵、下邳、彭城运粮,其利用手中掌握的粮食,起大浮屠寺,可容三千余人,悉课读佛经;又以信佛免役作号召,招致人户五千余,“每浴佛,多设酒饭,布席于路,经数十里,民人来观及就食者且万人”(笮融此举或出于陶谦的默许)。

  但《三国志》及《后汉书》均称陶谦疏远贤人、任用小人“背道任情,广陵太守琅邪赵昱,徐方名士也,以忠直见疏,曹宏等谗匿小人也,谦亲任之,刑政失和,良善多被其害,由是渐乱”。

  张昭:猗欤使君,君侯将军。膺秉懿德,允武允文。体足刚直,守以温仁。令舒及卢,遗爱于民。牧幽暨徐,甘棠是均。憬憬夷、貊,赖侯以清。蠢蠢妖寇,匪侯不宁。唯帝念绩,爵命已章。既牧且侯,启土溧阳。遂升上将,受号安东。将平世难,社稷是崇。降年不永,奄忽殂薨。丧覆失恃,民知困穷。曾不旬日,五郡溃崩。哀我人斯,将谁仰凭?追思靡及,仰叫皇穹。呜呼哀哉!

  陈寿三国志》:陶谦昏乱而忧死,张杨授首于臣下,皆拥据州郡,曾匹夫之不若,固无可论者也。

  王夫之:盖谦之为谦也,贪利赖宠,规眉睫而迷祸福者也。然则曹嵩之辎重,谦固垂涎而假手于别将耳。吮锋端之蜜,祸及生灵者数十万人,贪人之毒,可畏也夫!

  陶谦墓在安徽省宿州市萧县城南45里的庄里乡陶墟村。当时,在徐州西南远郊同时修建陶墓10余处,均为假墓。

  在小说《三国演义》中,陶谦被描述成一副和蔼可亲的老实善人形象,是为参与讨伐董卓的诸侯之一。由于曹操来犯,请求孔融刘备救援。后来病倒,恳求刘备治理徐州。

  东汉末代士大夫中的全能战士陶谦,为什么依然在东汉末年的诸侯争霸中遭到了失败,而他为什么又会把三让徐州的目标定在了刘备身上?今天大锤为您继续解密三国~

  小说中的陶谦软弱而“痴呆”,为人温厚纯笃,但是现实中的他却完全不同,今天大锤为您揭秘,这位汉末名士陶谦的线

  《三国志·卷八·魏书八·二公孙陶四张传第八》:陶谦字恭祖,丹杨人。少好学,美食甜点为诸生,仕州邵,举茂才,除卢令,迁幽州剌史,徵拜议郎。

  《三国志·卷八·魏书八·二公孙陶四张传第八》裴松之注引《吴书》:谦父,故馀姚长。谦少孤,始以不羁闻於县中。年十四,犹缀帛为幡,乘竹马而戏,邑中儿童皆随之。故苍梧太守同县甘公出遇之涂,见其容貌,异而呼之,住车与语,甚悦,因许妻以女。甘公夫人闻之,怒曰:“妾闻陶家儿敖戏无度,如何以女许之?”公曰:“彼有奇表,长必大成。”遂妻之。

  《三国志·卷八·魏书八·二公孙陶四张传第八》裴松之注引《吴书》:会西羌寇边,皇甫嵩为征西将军,表请武将。召拜谦扬武都尉,与嵩征羌,大破之。

  《三国志·卷八·魏书八·二公孙陶四张传第八》裴松之注引《吴书》:后边章、韩遂为乱,司空张温衔命征讨;又请谦为参军事,接遇甚厚,而谦轻其行事,心怀不服。及军罢还,百寮高会,温属谦行酒,谦众辱温。温怒,徙谦於边。或说温曰:“陶恭祖本以材略见重於公,一朝以醉饮过失,不蒙容贷,远弃不毛,厚德不终,四方人士安所归望!不如释憾除恨,克复初分,於以远闻德美。”温然其言,乃追还谦。谦至,或又谓谦曰:“足下轻辱三公,罪自己作,今蒙释宥,德莫厚矣;宜降志卑辞以谢之。”谦曰:“诺。”又谓温曰:“陶恭祖今深自罪责,思在变革。谢天子礼毕,必诣公门。公宜见之,以慰其意。”时温于宫门见谦,谦仰曰:“谦自谢朝廷,岂为公邪?”温曰:“恭祖痴病尚未除邪?”遂为之置酒,待之如初。

  《三国志·卷八·魏书八·二公孙陶四张传第八》:参车骑将军张温军事,西讨韩遂。

  《三国志·卷八·魏书八·二公孙陶四张传第八》:会徐州黄巾起,以谦为徐州刺史,击黄巾,破走之。

  《三国志·卷十八·魏书十八·二李臧文吕许典二庞阎传第十八》:黄巾起,霸从陶谦击破之,拜骑都尉。遂收兵于徐州,与孙观、吴敦、尹礼等并聚众,霸为帅,屯于开阳。

  《后汉书·卷七十三·刘虞公孙瓒陶谦列传第六十三》:会徐州黄巾起,以谦为徐州刺史,击黄巾,大破走之,境内晏然。

  《后汉书·卷七十一·皇甫嵩朱俊列传第六十一》:卓后入关,留傕守洛阳,而儁与山东诸将通谋为内应。既而惧为卓所袭,乃弃官奔荆州。卓以弘农场懿为河南尹,守洛阳。儁闻,复进兵还洛,懿走。俊以河南残破无所资,乃东屯中牟,移书州郡,请师讨卓。徐州刺史陶谦遣精兵三千,余州郡稍有所给,谦乃上儁行车骑将军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第六十·汉纪五十二· 孝献皇帝乙》:初,董卓入关,留朱俊守雒阳,而俊潜与山东诸将通谋,惧为卓所袭,出奔荆州。卓以弘农杨懿为河南尹;俊复引兵还雒,击懿,走之。俊以河南残破无所资,乃东屯中牟,移书州郡,请师讨卓。徐州刺史陶谦上俊行车骑将军,遣精兵三千助之,馀州郡亦有所给。

  《后汉书·卷七十一·皇甫嵩朱俊列传第六十一》:及董卓被诛,傕、汜作战,俊时犹在中牟。陶谦以俊名臣,数有战功,可委以大事,乃与诸豪杰共推俊为太师,因移檄牧伯,同讨李傕等,奉迎天子。乃奏记于俊曰:徐州刺史陶谦、前杨州刺史周乾、琅邪相阴德、东海相刘馗、彭城相汲廉、北海相孔融、沛相袁忠、太山太守应劭、汝南太守徐璆、前九江太守服虔、博士郑玄等,敢言之行车骑将军河南尹莫府:国家既曹董卓,重以李傕、郭汜之祸,幼主劫执忠良残敝,长安隔绝,不知吉凶。是以临官尹人,搢绅有识,莫不忧惧,以为自非明哲雄霸之士,曷能克济祸乱!自起兵已来,于兹三年,州郡转相顾望,未有奋击之功,而互争私变,更相疑惑。谦等并共谘诹,议消国难。佥曰:‘将军君侯,既文且武,应运而出,美食甜点凡百君子,靡不颙颙。’故相率厉,简选精悍,堪能深入,直旨咸阳,多持资粮,足支半岁,谨同心腹,委之元帅。

  《后汉书·卷七十一·皇甫嵩朱俊列传第六十一》:会李傕用太尉周忠、尚书贾诩策,征俊入朝。军吏皆惮入关,欲应陶谦等。俊曰:“以君召臣,义不俟驾,况天子诏乎!且傕、汜小竖,樊稠庸儿,无他远略,又势力相敌,变难必作。吾乘其间,大事可济。”遂辞谦议而就傕征,复为太仆,谦等遂罢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第六十·汉纪五十二·孝献皇帝乙》:徐州治中东海王朗及别驾琅邪赵昱说刺史陶谦曰:“求诸侯莫如勤王,今天子越在西京,宜遣使奉贡。”谦乃遣昱奉章至长安。诏拜谦徐州牧,加安东将军,封溧阳侯。以昱为广陵太守,朗为会稽太守。

  《三国志·卷八·魏书八·二公孙陶四张传第八》:董卓之乱,州郡起兵,天子都长安,四方断绝,谦遣使间行致贡献,迁安东将军、徐州牧,封溧阳侯。

  《三国志·卷一·魏书一·武帝纪第一》:下邳阙宣聚众数千人,自称天子;徐州牧陶谦与共举兵,取泰山华、费,略任城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第六十·汉纪五十二·孝献皇帝乙》:下邳阙宣聚众数千人,自称天子;陶谦击杀之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第六十·汉纪五十二·孝献皇帝乙》:前太尉曹嵩避难在琅邪,其子操令泰山太守应邵迎之。嵩辎重百馀两,陶谦别将守阴平,士卒利嵩财宝,掩袭嵩于华、费间,杀之,并少子德。

  《后汉书·卷七十三·刘虞公孙瓒陶谦列传第六十三》:初,曹操父嵩避难琅邪,时谦别将守阴平,士卒利嵩财宝,遂袭杀之。

  《三国志·卷一·魏书一·武帝纪一》:初,太祖父嵩,去官后还谯,董卓之乱,避难琅邪,为陶谦所害,故太祖志在复雠东伐。

  《三国志·卷一·魏书一·武帝纪一》裴松之注引《世语》:嵩在泰山华县。太祖令泰山太守应劭送家诣兖州,劭兵未至,陶谦密遣数千骑掩捕。嵩家以为劭迎,不设备。谦兵至,杀太祖弟德于门中。嵩惧,穿后垣,先出其妾,妾肥,不时得出;嵩逃于厕,与妾俱被害,阖门皆死。劭惧,弃官赴袁绍。

  《三国志·卷十七·魏书十七·张乐于张徐传第十七》:初,清河朱灵为袁绍将。太祖之征陶谦,绍使灵督三营助太祖,战有功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第六十·汉纪五十二·孝献皇帝乙》:秋,操引兵击谦,攻拔十馀城,至彭城,大战,谦兵败,走保郯。初,京、雒遭董卓之乱,民流移东出,多依徐土,遇操至,坑杀男女数十万口于泗水,水为不流。操攻郯不能克,乃去,攻取应、睢陵、夏丘,皆暑之,鸡犬亦尽,墟邑无复行人。

  《后汉书·卷七十三·刘虞公孙瓒陶谦列传第六十三》:初平四年,曹操击谦,破彭城傅阳。谦退保郯,操攻之不能克,乃还。过拔取虑、雎陵、夏丘,皆屠之。凡杀男女数十万人,鸡犬无余,泗水为之不流,自是五县城保,无复行迹。

  《三国志·卷八·魏书八·二公孙陶四张传第八》:初平四年,太祖征谦,攻拔十馀城,至彭城大战。谦兵败走,死者万数,泗水为之不流。谦退守郯。太祖以粮少引军还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第六十一·汉纪五十三·孝献皇帝丙》:陶谦告急于田楷,楷与平原相刘备救之。备自有兵数千人,谦益以丹杨兵四千,备遂去楷归谦,谦表为豫州刺史,屯小沛。曹操军食亦尽,引兵还。

  《三国志·卷八·魏书八·二公孙陶四张传第八》:兴平元年,复东征,略定琅邪、东海诸县。谦恐,欲走归丹杨。会张邈叛迎吕布,太祖还击布。是岁,谦病死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第六十一·汉纪五十三·孝献皇帝丙》:曹操使司马荀彧、寿张令程昱守鄄城,复往攻陶谦,遂略地至琅邪、东海,所过残灭。还,击破刘备于郯东。谦恐,欲走归丹杨。会陈留太守张邈叛操迎吕布,操乃引军还。

  《三国志·卷七·魏书七·吕布臧洪传第七》裴松之《先贤行状》:是时,世荒民饥,州牧陶谦表登为典农校尉,乃巡土田之宜,尽凿溉之利,粳稻丰积。

  《资治通鉴·卷第六十·汉纪五十二· 孝献皇帝乙》:是时,徐方百姓殷盛,谷实差丰,流民多归之。

  《后汉书·卷七十三·刘虞公孙瓒陶谦列传第六十三》:初,同郡人笮融,聚众数百,往依于谦,谦使督广陵、下邳、彭城运粮。遂断三郡委输,大起浮屠寺。上累金盘,下为重楼,又堂阁周回,可容三千许人,作黄金涂像,衣以锦彩。每浴佛,辄多设饮饭,布席于路,其有就食及观者且万余人。

  《三国志·卷三十八·蜀书八·许麋孙简伊秦传第八》:祖世货殖,僮客万人,赀产钜亿。后徐州牧陶谦辟为别驾从事。

  《三国志·卷八·魏书八·二公孙陶四张传第八》:而谦背道任情:广陵太守琅邪赵昱,徐方名士也,以忠直见疏;曹宏等,谗慝小人也,谦亲任之。刑政失和,良善多被其害,由是渐乱。下邳阙宣自称天子,谦初与合从寇钞,后遂杀宣,并其众。

  《后汉书·卷七十三·刘虞公孙瓒陶谦列传第六十三》:是时,徐方百姓殷盛,谷实甚丰,流民多归之。而谦信用非所,刑政不理,别驾从事赵昱,知名士也,而以忠直见疏,出为广陵太守。曹宏等谗慝小人,谦甚亲任之,良善多被其害。由斯渐乱。

  《三国志·卷八·魏书八·二公孙陶四张传第八》裴松之注引《吴书》:谦二子:商、应,皆不仕。

上一篇:美食甜点《三国:全面战争》陶谦开局一回合称帝玩法 下一篇:饮食上亦与本地人不同美食甜点

水果沙拉

西湖醋鱼的做法
冬至吃饺子 牛肉饺子的做法
湘菜系之冰糖湘莲
广东的早茶文化
冬至吃什么 冬至吃狗肉的原因
中国甜品-番薯糖水